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不会真是仙人吧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氪与肝
听书 - 我不会真是仙人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氪与肝

我不会真是仙人吧 | 作者:河间之环| 2021-01-24 02:3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既然你回来了,那就该去替下公孙十二。”许用也不管林长天的嘟囔,拉起他就往屋外走去。

“你慢些,我这肌肤虽比不上你那公孙十二,但也不如奎生,戚勇之流粗糙吧?公孙十二有人心怜,我被拽坏了可是没有的。”林长天轻声说道,他似是为了故意调笑许用,又好像是借着机会抒发天性一般,竟是作出副娇羞的模样,嗔了怒,就差叫上声好哥哥罢。

许用果然甩开了林长天的臂膀,在奎生的甲胄上胡乱擦拭一番,嫌恶的说道:“如此风骚,你该是那龙阳君子的玩物,可惜老天瞎了眼,让你这厮做了一山之主。”

“说笑了,说笑了,格局小了不是?咱的魅力可不只局限给龙阳君子做玩物...这要是在以前的中土,保不齐能混上几顿软饭,跟那些善解人衣的姐姐们好生快活一番。”林长天是一本正经的说着,他眼神有些怅惘,以前实在难过的时候...自己是考虑过做一个快乐的小牛郎的。

可惜天不遂愿,听说楼底下的小黑陪客的时候硬是让人拿钢丝做成的球可擦出了工伤...

“别贫嘴了,本来去泗山叫阵的人就是络绎不绝,更在听闻是个女子之后,这些时日寻衅上门来的武夫只增不减,其中有一些变得异常兴奋,有个浑圆的球状男子更是准备了根鞭子,请公孙十二尽情笞打他......”奎生打着哈哈,尽量想把其中的细节一带而过...他是难理解这些变态的腌臜。

林长天皱了皱眉,照这样的进程下去,本书是要被封掉的呀。“我没搞懂,马辉被尊为武夫之首的时候怎么没人去找他的麻烦呢?莫不是有贼死心不改...想趁此闹出些动静来?”

“这还真不是,北域历年的传统都是如此,休说是马辉了就连以前的余百里都让人找到边军去搦战了一番。只要把其中一些硬茬子解决掉了,那剩下的便都作鸟兽散。不过觉醒世之后这样的盛况几乎是没见到过,而且马辉...他也跟中土的人学了坏,搞出个法子把所有心比天高的武夫都给难为走了。”戚勇砸吧着嘴,他想起了北境那位枭雄这些年的奇葩战绩。

看似风光,实则...无耻之尤。

“马辉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林长天眨巴着眼,指了指关下十几车的钱粮笑道:“他还白送了咱泗山如此多的家当,这要是搁我以前的脾性...好说歹说也得给他老人家磕一个。”

“您这些家当指不定有一小撮是从武夫们身上扒下来的呢...”戚勇有些无奈,他把腰背挺直,两手胸前相握,似乎是要用真男人的站姿来批判马辉了。“那厮定下了个规矩,凡打擂者都得交纳门费,有些好排场的是过不了这关的...”

诸将让勾起了兴趣,听着戚勇把话断掉,故意卖着关子,一个个就都叫骂了起来。浑人的话是极难听的,一会的功夫就已经问候到了戚勇的十三代祖宗。

“莫急,莫急。这门费是有等级之分呐,档次越高的排在前面打擂的顺序就越往前。除了这好处以外,你还能享受再来一次,买三送三的机会,甚至最贵的那档连独家播报都是有的呀。各位想想,你要是那最低档的话,让人家一招给送走了...谁晓得你名号去?可你要是充些小钱,升他个VIP7,VIP8之类的,那你刚一出场就有人家布置的后援团高呼你的名号,全城的百姓都能听着!更绝的是...会将你的画像张贴到排行榜的前三甲之地,好让世人瞻仰英雄豪气。”

“那这一定是很贵的吧?”林长天开口问道,他揣摩着下巴,一时间竟是动了氪金的欲望。

戚勇连忙摆了摆手,指着北面笑道:“还得是马辉高明!这些拢共算下来也用不了多少钱,只需一个“648”,你满足了欲望,他又赚去了银子,何乐而不为呢?虽然“648”的钱财足以让你在鞍马城里置办一处房产,让你在最好的勾栏里不分昼夜的过上几天快活日子...但,谁又能拒绝的了一张炫酷无比的画像呢?”

众人点了点头,齐声赞道,有个留钱给自己做棺材本的老将甚至是下定了决心要在晚年疯狂一次。

呜呼,男人至死是少年!

不过总是有个家伙要与众不同的,哪怕这厮的战力很高也改不了这臭毛病。

林长天跳了出来,看了眼戚勇,冷笑道:“林某向来朴实无华,岂会贪恋此等的虚荣!我就是一分不花,他又能怎的?”

“这厮是个豹子头...”奎生嘟囔道,跟陈子良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在彼此的目光中看出来了嫌弃。

怪不得都姓林呢......

戚勇踱着步子,他一会摇头,一会叹气,总不能嘲笑自家大帅...“勤俭持家”吧。

“大帅,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从进城的那一刻起,就会有无数的商贾盯上“武夫”这块肥肉。他们多是些好面之徒,人家在闹市一嚷嚷,加上同伙起哄,便是再贵的物件也会忍痛买了下来。就算其中有如您一样吝啬不可方物者...总也得填饱肚子吧?也得寻个地方落脚吧?这宰客的地方多了去了,你若敢闹事,鞍马城的差役正等着把你抓起来呐!往矿场或者什么地方一塞,还能剩下不少劳力呢.“

“马辉竟是此等人物!”林长天黑着脸,揪起戚勇的领子,义愤填膺道:“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

戚勇被他勒的难受,努力挣扎出来,急声说道:“大帅,这与我无关呐...”

“这样式的法子你不早说!”林长天很愤怒,恶狠狠的瞪着戚勇,让他的后话腹死胎中。

戚勇:???

只不过林长天是很兴奋的,他搓了搓手,把戚勇撂到了一旁,勾搭着许用的肩膀,道:“你我得好生谋划一番。”

“长天,你是知道我的,与无耻下流有关诸事,一律不干!”

这位爷义正言辞的说道,不动声色的挪开了林长天搭着的手。

林长天看着奎生,他眉目带笑,“暗送秋波”,是指望奎生能明白自己心意的。

“长天,你是知道我的,咱不是不能干,只是最近头顶遭受重创,表皮组织损伤殆尽,让我去,有失体面。”奎生果然不负所望,开口就拒绝了林长天的提议。

甚至还给了一个看起来很庄重其实真的无关紧要却能让人在乎的理由...

毕竟谁能拒绝一个长出毛的酷炫光头呢?

他又把目光看向了陈子良,神情殷切,知道这位爷吃软不吃硬,于是把身子低了低,一个不留神便跪了下来。

“你这...陈某也是孑然一身的,出门在外没带什么见面礼,我的好大儿,你勿见怪。”陈子良抱拳说道,他看起来...真的很愧疚。

林长天嘴角一撇,冷笑道:“也不看看你这厮的相貌,能当咱的...”

“这事我帮你。”

“咱的好义父!”林长天提起来的膝盖又软了下去,屏退了屋子里的其他人,抱紧陈子良的大腿压着声说道:“这次来的人多,不仅要使上马辉的法子,还得有过之而无不及,把他们永远留在泗山!”

陈子良思忖片刻,沉声道:“长天,这你放心,胡萝卜加棒,大不了我随时盯着他们,只要这帮武夫敢在泗山犯下一丝丝小错...我就去煽风点火,从背后把这小事闹成大事。”

天色有些发暗,也不知谁在屋子里留下盏烛火未熄,照映在陈子良的脸上,黑...黄分明。

林长天砸吧着嘴,他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连声叹道:“这些应是心照不宣的,如此堂而皇之的说出来,搞得咱俩像是一对奸夫淫妇在商量如何喂大郎吃药的事情呢。唔,话说回来,要真有个金莲式的人物倒贴过来...那药就是再续上一碗又能如何?”

陈子良有些茫然:“这哪里的话说错了?我没觉得有问题,咱们商量的不就是坑弄人的把戏吗?”

“道理我都懂,话也没错,可这气质也太邪恶了些,子良你看看你,连带着我都变成反派角色了呢。没事多在林小兮面前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扪心自问,问自己的脑子里是不是生下来的时候缺斤少两了。”

“唔,这不应该去问我的爹娘吗?再说了,咱泗山唯一败了门风的不是你吗?如此...谦逊么,长天你狠起来连自己都骂......”

这屋子的灯火暗淡,二人在里面轻声商议了很久,关于如何坑害...额,帮助武夫们“从良”泗山的细节,林长天谆谆告诫,他在干坏事的心思上是很认真的,交代了很多套方案,天衣无缝,滴水不漏,陈子良皆一一记下。

......

一阵时日之后,泗山脚下竖起了一块门牌,上书:八方豪杰,云动此州。

甚至连渭南关口之下都新建了一处宅子,门屏的匾额也是如此。排着队登记的武夫都得在此处报备之后,经过筛选才能由此往泗山而去。

起初是有人不服的,直到许用把闹事的茬子给冻成了冰雕之后,此地的风气就良好了许多。

别说是寻衅的了,就连喧哗,插队,谩骂,诸如此类的“素质”事件都少了很多。

因为泗山之主定下了规矩,大声嚷嚷者即被视为噪音,那罚钱的时候可是按秒来计算的......

过了渭南关之后呢,就能体验到泗山精心准备的套餐了。

为保证武夫们的打擂之旅能增添些乐子,泗山特意推出了“首充为六”计划。顾名思义,只要花上少许的钱财就能跟泗山的诸位大佬来一次模拟战的机会。

从林长天,公孙十二,陈子良...一直到许用,价钱不等。

泗山向来是很人道的,时时刻刻在替北域的武夫着想。考虑到他们千里迢迢奔赴此地,如若择选的时候初战不敌,那多少有些损伤颜面不是?故在山脚下另设抽奖活动,开局送一次,抽十送十,直到开出复活机会为止!

更有甚者,运气实在爆棚,一发入魂,竟是直接晋级到最后环节......

当然,如若武夫们其中有囊中羞涩者,也是不打紧的。

泗山新增了贡献制度,只要你给咱做事,提供的效益越多,那换取抽奖的机会也是可以滴。

只不过任务有些劳累,可能对肝脏器官不是特别友好......

“还在等什么呐?下一个武夫之首说不定就是明日的你!”——出自泗山之主林长天“苦口婆心”的一句话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